“对话西浦”之中国国际影响力的数字表达

新闻

是什么让中国自成立以来近70年里,走过了西方发达国家200-300年的发展道路?西浦智库系列活动“对话西浦”第三期,邀请到中国知名统计学家黄朗辉教授,做客西浦博物馆,与西浦智库主任薄智跃教授面对面,共同探讨中国发展对世界的贡献和国际影响力。

黄朗辉教授曾先后在国家统计局企业调查总队、城市社会经济调查总队和国际统计信息中心担任过司长职务,对全国统计调查和分析研究领域作出了突出贡献。他同时也是西浦智库理事会、国际咨询委员会成员。

(图片说明:席酉民校长授予黄朗辉教授西浦智库理事会/国际咨询委员会成员聘书)

西浦执行校长席酉民教授在开场演讲中表示:“一个国家的经济是很难解释的,这是一种复杂科学,具有蝴蝶效应。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与专家对话,透视中国经济在短短几十年内的飞速发展,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做好总结、回顾,对中国理解更透,在之后的发展中少走弯路。”

作为一个统计学家,黄朗辉教授分别从硬实力和软实力两方面用数字为观众描述了中国现在在国际社会所处的位置以及与发达国家的差距。

在硬实力方面,他列举了以下数字:首先,在经济和社会发展方面,2010年中国的经济总量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2010-2017年,中国的经济总量稳居世界第二,并保持高速增长;其中,中国经济的增长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位列全世界第一,从2013-2016年,全球经济增长的三分之一由中国贡献;在消费、对外投资、进出口、外汇储备等多个方面中国的增长在全球也名列前茅。

第二,在科技方面,发展成就巨大。他引用科技部的说法,“中国从建国以来,尤其是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的科技创新水平、建设创新型国际的步伐由以前的跟跑,到并跑,再到现在在某些重大领域实现领跑。”他特别指出,在航天技术、深海探测、超级运算这些战略领域,中国的高新技术发展所取得的领先成就。

第三,在社会发展方面,中国的人均国民总收入从1978年的人均156美元增长到2017年的8800美元,在世界上的排位从几乎垫底(175/188)上升到现在的93名(93/193)。按照世界银行的相关的标准,中国已经进入了中等发达国家,即人均国民总收入在4000-10000美元之间。

在软实力方面,首先,中国在国际社会的话语权日益增强。近几年,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人类命运共同体”,相继获得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响应和认可。

其次,中国的发展模式为全世界提供了一个发展范例“习近平主席曾经说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模式为发展中国家提供了一条在艰苦条件下实现发展的可借鉴道路。”

第三,是国家领导人的全球影响力,例如2017年《福布斯》杂志有关“影响时代人物”的评选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位列首位,其次是普京、川普、默克尔。

黄教授总结说:“正是中国的发展成就造就了中国今天的国际影响力和话语权。”

薄智跃教授在对话环节中以“政治形态对经济发展的影响”这一议题对今天的主题做以补充。

他以中国和印度两个国家的个案比较为例,提出从两国经济发展的事实来看,中国集权化的政治体制相较印度的民主制度更有利于经济发展。“印度过早的民主化阻碍了整个国家的工业化进程。印度在独立时仍处在农业社会阶段,在一个以农业为主导的国家里实行民主制,导致农业经济形态的固化,延缓了国家的工业化进程。”

他补充说,印度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改革,经济发展进入了快速增长的新阶段。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由高速发展转为中速发展。印度的经济增速开始超越中国。

他进而提出一个有意思的观察,“印度的民主制度是否在这一阶段有助于其经济的发展?这一问题有待进一步观察研究。”

在提问环节,西浦公共健康系客座教授孙颐老师(下图)向两位教授请教中国经济总量构成与发达国家的差异。黄教授在答复中指出,中国的GDP总量核算采用的是联合国制定的统一标准,与发达国家使用的标准一致。他补充说:“我国和发达国家在GDP构成上的差异主要体现在居民消费占比上,发达国家平均占比70%,我国则刚过50%。要进一步提升这一比例,需要增加居民工资收入,并进一步完善社会保障制度。”

来自国际商务专业大三的赵蔚明同学(下图)以她曾看过的一档有关“农民工子弟上学”的纪录片节目感想,向两位教授提出中国的阶层分化和贫富差距、社会不平等问题。

“我曾看过NHK的一期节目,在郑州,一所公立初中的校长对一所农民工学校的校长说:‘你们占用了我们城市孩子的教育资源’”她说:“看到这一幕,我非常不解,农村孩子的父母一样为国家发展做出了贡献,他们为什么不能与城市孩子一样享受到公平的义务教育?”

她进而请教两位教授在应对社会贫富分化和不平等问题上,发达国家有哪些经验可以借鉴?

薄教授解释道,这一现象与中国特有的户口制度有关,社会资源的分配存在城乡差别,相应的农村户口和城市户口享有的社会服务和福利因而不同。“国家未来可以进一步改革,甚至取消户籍制度来消除由于“户口”差别造成的不平等。”

黄教授进一步解释说:“中国区域发展不平衡、城乡差别大,在对待农民工问题上中央不是采取一刀切的办法,而是交由各省具体处理,相关政策与各地方的政府财政收入多寡有很大关系。具体到教育资源的投入,是按照户籍人口分配,财政收入多的省较之收入少的省来说,更有余力来改善农民工问题。”

他同时指出,当同学们看到一个具体现象时要注意去探寻和分析背后的原因,切忌以偏概全。

(记者:寇博 刘颖舟 刘思含 摄影:杜媛媛)

Tagged as: 文化与社会

分享

  •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

  • 姓名

    许恬甜
  • 电话

    +86 (0)512 8816 1032
  • 电子邮件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