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要去剑桥读书的忻晟熙聊下能让你“飞”起的城市规划

新闻

今年城市规划与设计系的毕业生忻晟熙先后收到剑桥大学、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硕士录取通知,我们特邀他来与你聊一聊他眼中的城市规划专业,以及城市规划师是怎样一个职业。

在西浦读城市规划与设计是一种什么体验?

忻晟熙

【转系】

我是大二从经济与金融专业转到城规系(UPD)的。转系纯粹是因为兴趣,大一选过一门《城市规划导论》受影响很大。那门课上一位老师、也是我后来的导师Sophie Sturup,牛津毕业的,当时对我说过一句话,印象很深:“这世上有很多认识世界的方式,但你选择了最狭隘的一种。”(哈哈哈)当然也不能完全这么说,主要是我的确对经济与金融没什么兴趣。

转到城规以后,感觉像打开了一片新的天空,可以出去做field trip(田野调查),画个画之类的。你突然脱离开书本和数据之后去看周边的一花一草、周围的空间,以空间为维度就会有一种全新的认识。

(图片说明:城规系学生赴东京考察现代城市发展实践)

城规是个比较杂的专业,它介于建筑和社会科学之间,同时又包含可持续、经济、社会方面的内容,采用一个多维度的视角来认识世界。观察对象从社区发端,到城市,再到区域,我比较喜欢这种认识空间的体系。

【城规001】

城规基本上有三个方向:一个是建筑学、一个是类似地理学方向、还有一个是公共政策方向。

西浦城规系这三个方向都有涉及,它会在有限的课时里尽可能多的向你展示这几个方面,然后具体走哪条路由学生自己选。利物浦大学那边会比较侧重地理方向,其实很多人可能还想多学些其他方向,西浦这边相对选择更多一些。

城规是个非常有活力的系,甚至在大一的时候你就能知道接下来几年会学什么东西。比如UPD001这种入门级的课程就非常好,它具有科普性质,会先告诉你环境规划师会如何思考问题、经济规划师会如何思考问题、社会学规划师会怎么思考。

接下来几年,其实就是从各个角度对这几个问题进行深化。你会知道原来规划师是这样一个职业,是一个teamwork(团队工作),一个人是不可能设计整个城市的,这与建筑系不同。如果你想重新认识城市,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来理解整个城市乃至整个世界的逻辑,我觉得城市规划师一把钥匙,是第一道门,因为这是一个非常综合的学科。

【西浦的老师】

在学习过程中,老师的作用当然非常重要了,他们是中流砥柱、是领路人。

西浦老师对学生非常热情,学术操守也好。

老师可以说是为我们铺设了基础的砖头。如果研究遇到了问题,我可以时不时地去问老师,甚至有些时候都没有预约就直接去老师办公室问,老师们也都非常热情地解答问题。

和老师的交流非常非常重要,尤其本科生刚开始的时候其实处于对这个领域一无所知的状态。

城规专业做学术是一种什么体验?

忻晟熙

大二的时候还需要老师带着走,到大三就开始“飞”了。我可以开始自己写论文,自己搭结构、自己“塞东西”进去,组织自己的认知体系,相当于自己开始用砖头造房子了。这个很有意思。

我毕业设计研究的是空间正义(space justice)问题。所谓空间正义,它是以人使用空间的能力(capabitilites)为基础,我以拆迁为切入点来阐释这个问题。

以三峡工程为例,搬迁后的基础设施当然越来越好了,但由于各种原因,那些居民大概会经历一个5年左右的空档期。在那五年里,居民基本处于一个“懵”着的状态,害怕与外界接触。这里面有多种原因,因为他们是跨省搬迁,会有一个文化冲击(culture shock),不能马上适应新环境;还有比如说生活技能环境的缺失、原有关系网络破裂。他们大部分原来都是农民,农民尤其脆弱,他们能干什么呢,于是就天天待在家里,在门前的一小片空地上种地。

对他们来说,他们的空间死掉了,已经缩小到自身居住的狭小范围内,这时候他们的空间就出现了一个不正义的状态。他们没办法使用自己的空间,何谈空间正义?

再比如说,我这次做的一个上海住宅区的拆迁,现在都提倡近一点的拆迁,我这次选的案例新搬到的地方离原住宅区只有2.4公里,而且就在上海市内。

我们平常画图的时候,可能就是特别简单的把这部分人拆迁到另一个地方,但是这里面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根本想象不到的。

比如说,他们种有很多老人,搬到那边去之后,原来的朋友都没了,老人又腿脚不便,为了安全起见子女就让老人待在家里。结果,老人过去近4年里,几乎和外界没有什么接触。老人的空间早已经“死”掉了。

不同人群对于空间的感知能力是不同的。仅仅2.4公里,但对一个80岁的老人来说,你相当于剥夺了他使用空间的能力。尤其上海是一个老龄化比较严重的城市,这个问题就显得很突出。其实不只是老人,很多社会群体都会面临各种空间正义的问题。

如何规划未来?

忻晟熙

硕士阶段想研究城乡规划的统一,这个方向有意思。

中国主要的问题是乡村问题,中国主要的发展不平衡之一就是城乡问题。究其原因,就是城市发展对乡村的剥削,这几乎是所有发展中国家城市化进程中共通的。

当然,这种不平衡很大程度源于制度上先天性的不平衡,比如我们众所周知的户口制度、土地制度等。我们看到说中国的城市化率已经过50%,但实际真实的城市化率大概有百分之三十几,因为很多人没有城市的户口,无法享受城市人口的福利。这是一个很严峻的问题,牵涉到整个中国区域的协同和规划,关系到很多人的人生和命运,非常重要。

我认为,规划至少是可以缓解这种不平衡。规划可以先通过公共政策的调整突破制度的瓶颈,比如说现在户口制度有所松动。接下来可能需要考虑的是农村自身怎么发展、农村和城市怎么加强联系又不导致农村沦为城市的附庸,规划可以从宏观的产业结构、空间发展模式、环境可持续性、到微观的公共空间设计,多个层面一步步将乡村变为一个和城市同等的发展单元。这是规划可以做的。

对城规专业有兴趣的学弟学妹有什么赠言?

忻晟熙

城乡规划这个专业,我觉得如果想要赚钱的话那就不要来了。

如果你想重新审视你所生活的空间、重新审视你所认识的世界、去换一个思维来理解你的城市,包括思考为什么会有南北差距、为什么会有城乡差异、为什么上海是上海北京是北京,那就来我们城市规划系,我们系会告诉你为什么。

(记者:寇博 刘方圆 摄影:王皓晨 图片提供:忻晟熙)

分享

  •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

  • 姓名

    许恬甜
  • 电话

    +86 (0)512 8816 1032
  • 电子邮件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