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内专家热议如何成功运营中外合作办学

新闻

9月21-24日,来自中外办学机构和项目的专家、一线运营者和政府代表在西交利物浦大学共同研讨中外合作办学的可持续发展议题。

近年来,中外合作办学发展迅速。根据最新数据,目前拥有独立法人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为7所,二级机构56个,中外合作办学项目1087个。在数量和招生规模不断增长之时,可持续发展问题日益成为从业者、政府管理机构和社会公众关注的焦点。西浦领导与教育前沿研究院适时举办了这次中外合作办学可持续发展研修班。

中外合作大学的可持续发展需重视治理结构

西浦执行校长席酉民教授在研修班上分享了以“国际合作大学的伙伴关系与治理”为主题的最新的研究成果。他以目前国内已经建成招生的7所拥有独立法人的中外合作大学为研究对象,强调了治理结构对中外合办大学稳定性和长期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

他指出,在中方大学、外方大学、政府和企业多方参与的合作模式下,现有中外合作大学形成了多样的董事会治理结构。

“中外合作大学的董事会是大学治理的最高决策机构,其治理结构决定了各参与方在董事会中形成的权力制衡关系,直接关系到中外合作大学的稳定性和可持续发展能力。” 席酉民教授说。

此外,他指出治理结构作为一种制度安排,对弥合中外双方彼此间的猜疑和合作过程中的不确定性具有重要意义。他说:“在欧美访问期间,外方大学对中外合作的合作模式和治理结构都十分感兴趣。他们急切地想要了解中国文化、中国政府和中国市场。面对中外双方彼此间的猜疑,治理结构就变得十分重要。”

温州肯恩大学发展规划部主任金军鑫十分认同席酉民教授关于治理结构的观点,他表示:“治理结构是顶层设计,对中外合作办学机构的生存至关重要。但其重要性在此前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引入中外合作办学,政府需有明确诉求和长期承担

虽然西交利物浦大学的董事会中并未出现政府的身影,但在这所大学的筹建和发展壮大过程中,苏州工业园区政府给予了包括政策咨询、资金投入、教学设施建设等在内的巨大支持。

苏州独墅湖科教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朱晨倩在分享“政府在中外合作办学中的重要角色”这一主题内时说:“我们采取的方式是政府搭台、高校自主办学的模式。”

朱晨倩所在的企业前身为苏州独墅湖高等教育区的开发主体,负责教育投资以及区内基础配套设施和公共教学设施的开发建设。

“但在引进高等教育资源时,政府需有明确的诉求以提供一定的引导方向,这样双方才能在互惠互利中实现可持续发展。”她说。

经过14年发展,科教创新区内的独墅湖高等教育区已成为中国最成功的由政府引导建设的国际化高等教育示范区之一,形成了高教资源与促进地区产业升级之间的良性循环。

但同时她也强调:“政府要尊重教育产业发展规律,需要长期的承担与投入,而非追求短期政绩。”

西交利物浦大学与苏州科教创新区之间的合作已成为高等教育办学机构与地方政府良性关系的典范。然而,更为普遍的情况是,高等教育的长期投入和品牌的长期沉淀与地方政府追求短期政绩的冲动往往为中外合作办学机构的可持续发展蒙上阴影。

江苏师范大学中俄学院副院长侯铁建解释说:“各地政府对办国际化教育十分热衷,这其中不可避免有追求短期政绩的冲动,中外办学对提升区域价值、土地价值也有相当积极的作用。”

“对办学机构来说,在选择政府平台时也需‘货比三家’,从理念、财力、社会经济发展阶段、产业结构与办学平台专业结构契合度等不同指标来考量政府这一合作伙伴。”他说。

席酉民教授在论及政府政策和政府作为参与角色时表示,政府政策的灵活性为目前中外合作办学的多种模式诞生创造了条件,但同时也带来了不确定的政策性风险。

朱晨倩也承认这种不确定性的普遍存在,并表示:“对中外合作机构来说,如能将政府支持上升到制度化层面将是最理想的结果。”

了解和利用中外合作方规则谋求人力资源建设的制度创新

除了具有独立法人中外合作大学外,绝大多数的中外合作办学以大学治下的二级学院以及中外合作办学项目的形式存在。师资建设和教学质量保障是这些机构和项目的运营者关注的重点。

“国内高校受诟病最多的是一把尺子量人,我们要做的是在现有体制下谋求创新,吸引和建设高质量的科研和教学人才队伍。”上海悉尼工商学院的常务副院长吕康娟教授在研修班上说。

在她的努力和带领下,上海悉尼工商学院逐步建立起创新教师分类管理分类评估的人力资源管理制度,不仅对本学院内部员工形成了有效激励,还对整个大学层面的人事管理制度产生了有益影响。

“作为二级学院,我们的管理和评估标准必须能够对接大学的相关管理制度,其间需要大量的沟通和创新,这反过来还推动了大学层面的相关改革。”她说。

对她来说,更具挑战性的难题是在国际知名度有限、薪酬待遇不具明显的国际竞争力条件下,如何通过人事制度创新吸引到具备国际高水平学术能力的高端人才。

通过大量的工作和探索,他们于近年与外方合作方悉尼科技大学推出“国际联聘”,受到市场追捧。应聘者需要符合中外双方大学的任职资格、接受两方面试,最终经录用的学术人员将同时与中外两所大学签订双合同,在两地同时任职。这一做法为其在国际招聘市场赢得了数以百计的应聘者。

“在双轨制运行下的二级机构有多个婆婆,但夹缝中的状态却可以不同。对我们来说,要了解和利用双方规则为自身发展创造条件,同时要担任好中外双方合作的桥梁,促进良性循环。” 吕康娟教授说。

学习和借鉴外方质量保障体系 改革和提升自身学科建设水平

在研讨中外合作办学的教学质量保障时,专家与一线运营者各抒己见。

经过十年的发展与完善,西交利物浦大学已经建立起既符合英式体系对专业和课程质量的标准,又符合教育部要求的完善的质量保障体系。西浦国际商学院副院长Adam Cross教授强调,为了达到英国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的考核标准,西浦在师资培训和教学方式探索方面做了诸多努力。他说:“西浦的教学人员来自世界各地,具有英、美、欧等多样化的教育背景。我们要通过培训保证他们能够了解和熟悉英国的这套质量体系的规则,并在其规则下规范教学工作,这一点对质量保障尤为重要。”

在教学方式上,西浦根据中国学生的特点,探索适合中国学生的互动式教学。Adam Cross教授介绍,西浦把学生作为课堂的主导,在学习过程中培养学生解决问题、批判性思维等能力,并且把课外活动做为育人环节重要的组成部分与课内学习形成良性互动。

河北科技大学国际合作处处长徐永赞在分享其运营项目的经验时表示:“一定要抓住各种机会不断游说中方校长,尤其是一把手,这类项目不是为了单纯的扩大生源、多收学费,而是能够真正有助于大学促进学科建设水平。”他介绍说,该校的中外合作办学项目收入的七成将返回各个学院用于支持教师海外培训、设备改善等项目。

江苏师范大学中俄学院副院长侯铁建十分认同项目运营者争取校领导理解并重视的重要性。他解释说:“无论是二级机构还是单个或多个项目,都是在大学原有的体制下运行,要将外方的新的教学理念、教学方法引入并顺利实施,需要在人事管理、资源配置等方方面面与大的制度环境发生接触,并寻求突破约束。”

(记者:寇博)

Tagged as: 关于我们 教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