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交利物浦大学一项针对新冠疫情期间不同国家国际旅行禁令的研究指出,只限制重点疫情区域的交通和人员往来并不能有效阻止新冠病毒传播,要采取全球视野理解病毒在全世界传播的路径,从而制定更有效的国际协同抗疫措施。

该研究由西交利物浦大学和复旦大学合作完成,研究横跨六个大陆,包含22个国家,通过分析世界新冠疫情传播关键期——2020年一月至四月中超过五十万次航班的国际旅行情况,展现了国际人员流动情况与国家新增感染者人数的关系。

西浦国际商学院钱力显博士介绍说:“根据我们的数据分析,在这三个月中,国际人员流动情况和国家中疫情发展有明显联系,国家之间可能通过网络内的不同交通路线彼此影响。”

他表示,世界各地旅行禁令颁布的时间、针对的国家都各不相同。虽然世界各国先后限制了非必要的跨国旅行,尤其是与疫情高发地区之间的交通,但似乎并没有起到阻止新冠病毒传播的预期效果。

“以美国为例,在禁止国际旅客入境前,其病例数和三个国家的疫情有较大相关性。然而在逐渐采取入境禁令后,其每日新增感染者数量和另外七个国家的疫情明显相关,这些国家大多是欧洲国家。”

“南非、瑞士、荷兰和巴西也呈现出类似的规律,逐渐施加的旅行禁令并没有减少国际疫情对本地新增病例数的影响。”钱博士说。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的胡建强教授表示,此次疫情前所未有,限制非必要的国际旅行是抗疫的关键战略措施。“但至于如何更有效地推行这项措施,还有很大的学习空间。”

“政策制定者也许仅仅关注了病毒传播率高的疫情热点地区,这本身没有问题,但他们却忽视了在全球交通网络下,疫情的传播不会止于高发区。”胡教授说,“在这三个月中,我们发现许多国家都采取了这种片面的视角,仅仅切断了和疫情高发区之间的交通。这种方式无异于关上了‘前门’却没关‘后门’——隔绝了一个国家的疫情,其他国家的病毒仍可能传播入境。”

这项研究中也引用了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对美国旅行禁令的评论。科莫认为,美国对中国实施旅行禁令只是关上了“前门”,但是眼下病毒已经离开了中国,且可能通过人员流动从其他国家传播到美国。

钱博士表示,不能轻易认为单凭禁止高风险地区的国际旅行就能彻底控制疫情,这种想法忽视了病毒在全球交通网中的动态传播。

他指出,实施全面的抗疫措施,需要政策制定者采取新的全球视野看待国际人员流动情况,还要更加关注病毒传播的动态,而不是在不同时期对各个国家逐一采取旅行禁令。

“各国政策制定者都应及时跟进国家间的人员流动情况,通过科学严谨的分析预测全球网络中的病毒传播模式,并据此及时迅速地调整相应的国际旅行禁令。”钱博士说。

胡教授补充说,协调统筹国际旅行禁令和各国内部的人员流动控制也十分重要。

“我们在研究中分析了不同国家限制国内人员流动政策的有效性:虽然许多国家在疫情期间都采取了‘封城’措施,但似乎只有中国和韩国在控制国内传播方面最具成效,这可能与执行控制国内人员流动政策的严格程度有关。”

研究团队还包括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的张诚教授。基于此次研究,团队成员正在开发一个可以预测不同旅行禁令可能结果的模型,从而协助政策制定者提高决策有效性。

阅读论文全文请点击访问medRxiv(https://doi.org/10.1101/2020.05.21.20108589)。

(记者:Will Venn 翻译:韩香音 编辑:胡秋辰)

  •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

  • 姓名

    市场与交流办公室
  • 电子邮件

    news@xjtl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