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牛人们挤破头都要参与,SURF到底能给他们什么?

新闻

今年暑假前,西浦六位来自不同专业和年级的同学经过简历和面试层层筛选,终于入选夏季本科生研究基金项目(SURF)“贵州麦翁布依古寨乡村振兴联合工作营”的研究团队。

7月,他们在城市规划与设计系陈冰博士和土木工程系张澄博士的带领下,前往贵州麦翁布依古寨,与贵州民族大学的师生一起开展为期一个月的驻村联合工作营,通过“策划、规划、设计、建造和运维”这一乡村振兴全周期的实践,来探索乡村振兴的路径与方法。

学霸牛人们挤破头都要参与,SURF到底能给他们什么?速来围观。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

傅晔辰(城市规划与设计专业17级):我们是带着梦想来到贵州麦翁布依古寨的,在课堂上所学的“协同规划”(collaborative planning)和“参与式设计”(participatory design),让我们对吸引村民参与我们的联合工作营充满了信心。但在经历了景区的“天价烧烤炭火”、“天价花露水”等事件后,我们不禁心存疑惑:为什么村民不但不理解和支持我们的工作,甚至有时候我们还会被“宰”。

7月23日中期汇报,更让我们心情失落,因为并没有多少村民来参加。即使到场的寥寥几个村民代表,对我们提出的“针灸”式激活方案,也听得一知半解,更不要说提出建设性建议了。

卓莺飞(建筑学专业17级):后来陈冰老师(下图右一)安慰我们,说这才是正常的情况啊,如果村民各个都能主动参与乡村建设,那就不需要我们和其他致力于乡村振兴的人了。陈老师引导我们换个思路,从村民最关心的问题入手思考如何推动项目。

我们发现,对村民来说,眼前当下的好处是最实在的,那我们就从实体建造入手,把开头这几“针”扎好,让村民们通过“眼见为实”的收益来理解我们的工作,进而争取他们更大的支持。

(图片说明:与村民们在一起)

傅晔辰:于是,我们选定村口的廊道作为首个要激活的“穴位”,随即进行了细致的微更新设计,并设计了相关的“使用后评估”问卷,来收集村民和游客的意见。”

令人欣喜的是,在完工后的调研过程中,村民们纷纷表达了对改造后廊道的喜爱:都认为我们设计中所增加的竹帘装饰使廊道更加充满吸引力,从而让他们的村庄充满了乐趣。游客来了也都想要拨弄竹筒发出声音,拍照“打卡”;习语亭旁边的小假山也成为儿童攀爬玩乐的场所,在增加了安全性的同时也带来了便捷。村民们也都期望在未来可以集资出力,共同参与余下节点的建造,一起让麦翁变得更加美丽。

卓莺飞:现在回想起来,我获得最大的收获就是要在设计和建造的过程中,更关注使用者的想法,要用他们听得懂的语言促成一定的共识。

必须要是很强的人才能在团队合作中有存在感吗?听听刚开始没有存在感的人怎么说。

徐卓(土木工程专业17级):在参与项目过程中我受到的最大冲击可能是在前期出规划方案时的无所适从吧。

刘子萱(经济与金融专业18级):没有专业知识储备,我每天都在想我能做些什么,有什么能帮助他们?

徐卓:作为土木的学生,我对规划方面可以说是一窍不通,所以在前期讨论时,我有些怀疑自己能起到什么作用,在小组中有时只能默不作声的倾听。但后来,我更正了一下自己在小组中的定位,不再强行去做不熟悉也不擅长的事,转而负责对小组的思路逻辑进行梳理,使得规划方案的设计能够顺利推进。

刘子萱:在小组讨论时,遇到卡住的时候,我就会提出我的想法,即使不成熟甚至是错的,我也会说出来,分享一些不同视角,或许对大家有启发。虽然在专业知识上我不能提出十分有建设性的意见,但在很多常识性问题上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想法和视角。

徐卓:在小组合作中,不是说每个人都需要擅长所有的工作,而是每个人需要找准定位,发挥个人专长来促进小组整体合作的平衡。

刘子萱:尽管团队里只有我一个大一学生,但大家并没有对我“特殊照顾”,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我的意见也是同等被尊重的。这种被当作“独立成年人”的感受给我很大激励。

有没有那么一个的愉快的经历能让你满血复活?

丁洋洋:得知廊道最后的建造方案是挂竹子时很失望,感觉没多大意义啊,整个建造过程也都持怀疑态度。但当临近施工尾声时,我看到有一家三口在廊道和竹子互动拍照,那一幕真的特别美好。

后来也有一些小孩子跑过来玩竹子,最后一天晚上,有个阿姨从廊道穿行而过,她说今天因为看到了装饰的竹子,才从里面走的,平时都不会注意这里。那一刻,对环境行为学这个概念又有了一些新的感触,或许一个小的环境改变,真的会对人们的行为和心理产生积极影响。

钱可歆(建筑学17级):在村落里漫步,看到一个让我有设计欲的空间,就坐在地上拿着素描本快速画下自己当时产生的所有灵感。

作为一个第一次来到贵州的访客,贵州对我本身就是一个充满魅力的场地。靛蓝色的雾气,黑沉沉的山峦边缘上流淌的星光,天际线上灰白分明的阴雨云,破开山地耸立出的塔楼,小巷尽头暖橙色的灯光和犬吠相交织……


来这里我几乎未曾去访著名景点,但是凡到之处,无不给我留下了珍贵的场所记忆。那些“灵感被场地启发”的瞬间,必将对我以后的建筑设计尝试有非常重要的情感引导作用。

听起来很玄乎的“研究导向型学习”到底是什么?

丁洋洋:我认为研究导向型学习应该是从实际问题出发,通过资料收集和团队合作,得出一个解决方案的过程。这次贵州的项目是一个例子,而我们专业的课程作业大多也是这种形式。比如学社区规划时,做了胜浦街道的项目;学可持续发展时,做了绿色校园的项目;学规划方法时,做了苏州老城区的项目。

徐卓:我理解研究导向学习就是以某一个研究或项目为目标,为达成目标在研究过程中的学习。这种学习相较于课堂学习更重视实际问题的解决和学习的深度。

卓莺飞:我认为研究导向型教学更注重在实践中得到有用的知识,这是在课堂学习中很难学习到的。在此基础上,我也更加深刻的了解到了前期调研工作以及参与式设计和建造的重要性以及必要性。

预告

今年的SURF海报日活动将于9月4日下午在中心楼G13W举办,向所有师生开放。各位同学,SURF能带给你什么,不如去和参加过的小伙伴聊聊啊!


(记者:寇博 图片提供:卓莺飞、傅晔辰)


分享

  •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

  • 姓名

    市场与交流办公室
  • 电子邮件

    news@xjtl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