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浦研究人员称中国的野生动物交易禁令迈出一大步

新闻

中国近日发布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的的决议。西交利物浦大学一位研究人员表示这一禁令是阻止中国野生动物交易的必要步骤。他还指出,后续需要采取进一步措施才能真正杜绝此类交易。

“中国已经做了一个政府应该做的事情——如果没有证据表明我们可以安全地进行野生动物交易,那么更好的选择是彻底结束这一交易。”西交利物浦大学健康与环境科学系Emilio Pagani-Núnez博士表示。

他说:“我们不能保证野生动物交易是无害的,也不能保证风险很低,所以这是重要的第一步。”

他的同事李黎博士赞同禁令的优点,并指出在该禁令影响下,非政府组织和学术研究机构加入了支持终止野生动物交易的行列。

她说:“1月28日,六个中国国内非政府组织与三个研究机构联合,就公众对野生动物交易禁令的态度展开在线调查。”

“三周内,共收集了10万多份问卷,其中94.8%的人赞成这项禁令。”

该联盟联合向政策制定者提交了一份报告,详细建议修改中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全国人大常委会2月24日决定立即实施禁令。

李博士说:“新颁布的野生动物交易禁令应该被视为公众参与善政的里程碑事件。”

Pagani-Núñez博士认为,来自社会的参与和从广泛的角度审议这一问题将取得最佳结果。

“野生动物交易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他说。“一个复杂的问题不能只通过执法来解决。虽然执法是根本,但这是一个涉及野生动物保护、社会和人类发展的跨学科问题。”

Pagani-Núnez博士说,根据现有的研究成果,必须考虑供求关系。

“供给意味着要控制正在野外发生的一切,以野生动物交易为主要生计的当地人的利益同样需要加以重视。”

“我们需要与这些当地人交谈,为他们提供可行的替代收入来源或以其他方式谋生的培训。”

“偷猎者往往是当地人,他们的生存资源很少,从野外获得各种资源一直是他们的谋生方式。”

“在需求方面,我们需要了解人们对食用野肉的看法、食用野肉的频率以及对疾病风险的看法。”

“我们需要提高对食用野肉的巨大危险的认识,并提供可以替代野肉制品的合适替代品。”

Pagani-Núnez博士说,食用野生肉类或将野生动物放在驯养动物附近,会使人类面临感染那些我们对其一无所知且没有免疫力的新病毒的风险。

他说,科学家们认为例如艾滋病(一种与灵长类动物有关的病毒)和SARS(一种与蝙蝠有关的病毒,通过果子狸传播给人类)其病毒的源头均来自于野生动物。

基因测序显示,COVID-19病毒很可能起源于蝙蝠。

Pagani-Núñez博士说,许多科学家认为在蝙蝠和人类之间存在哺乳动物中间宿主是有原因的。

他说:“病毒具有相当的特异性,通常专门在某些物种上进行定殖。”

“从进化的角度来看,我们人类与哺乳动物的相似性要高于其他类群,如爬行动物或两栖动物。”

“因此,哺乳动物成为病毒向人类传播的中间宿主的可能性更高。”

Pagani-Núñez博士说,即使人类食用的是饲养的野生动物,风险依然存在。

“最后,不管是人工饲养的还是野生的,都是同一种动物。果子狸就是果子狸,”他说。

“我们无法控制野生动物身上的病毒。如果野生动物与这些圈养繁殖的动物接触,它们很容易传播病毒。”

Pagani-Núñez博士说,我们对病毒如何在野外传播的总体科学知识相对知道的较少,导致我们无法保护自己免受食用野生肉类的风险。

“我们实际上对野生动物中的病毒传播知之甚少。这个题目很复杂,很难研究,因此很昂贵。”

“所以,我认为政府的做法是正确的。野生哺乳动物与家畜接触尤其不好,因为这会增加我们一无所知的病毒在人类宿主体内变异和定殖的风险。”

Pagani-Núnez博士说,完全终止中国或世界其他任何地方的野生肉类交易和消费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他说:“当涉及到经济利益和传统时,禁止这种做法是极其困难的。”

“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需要从供给、交易、需求各个角度采取综合措施。”

“如果不采取综合措施,打击野生动物交易的问题不会很快结束。”

(记者:Tamara Kaup 编译:寇博)

Tagged as: 科技

分享

  •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

  • 姓名

    市场与交流办公室
  • 电子邮件

    news@xjtl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