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浦湿实验室重启研究

新闻

根据各国遏制新冠疫情的法规,世界各地的大学实验室纷纷关闭,给科研工作带来巨大影响。在过去几周的全球新闻中,常有科研实验被搁置或陷入停滞的消息,许多大学实验室的开放日期遥遥无期。

而中国正走在世界抗击疫情的前列,国内大学在重启实验室过程中所遇到的问题可以为国际上其他大学提供参考。西交利物浦大学的校园在一月底关闭后已重新开放,而对于负责西浦湿实验室研究项目的科研人员来说,首要工作是评估实验室状态、重新调试设备和维护合作关系。

(上图:生物科学系Boris Tefsen博士、王旻艳博士,Ferdinand Kappes博士及化学系Graham Dawson博士)

生物科学系王旻艳博士的团队从事偏头痛生理机制的研究,实验所需的活组织由西浦附近的一所合作大学负责培养。对王博士来说,协调好与合作大学之间活组织的转运工作十分重要。

“我指导的两个博士生研究项目都需要持续的活组织供给,而重新拿到活组织需要我们与合作院校的协调工作。”她说。

出于安全考虑,两所大学目前都在谨慎地尝试逐步开放。王博士对重新取得活组织充满信心,因为即便在苏州一片寂静、两所大学都关闭的时期,合作院校也启动了应急方案来抢救实验室中的活组织。

王博士说:“如果当时抢救不了活组织,就会带来严重损失,最后我们可能只能丢掉它们,这样会浪费很多成本。”

王博士解释说,当时他们安排了每周一到两次的交接,由西浦工作人员在合作方实验室外等候对方取出活组织,然后将其转运至王博士实验室的零下80摄氏度冰箱内。他们的行动得到了特批。

“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校园封闭造成的影响,绝大部分活组织都被保存下来了。当然,我们不得不把活组织冷冻起来,无法按原计划使用。”她说,“但对于这个结果我已经很满意了。”

Graham Dawson博士来自西浦化学系,他的实验室合成纳米材料以研究生成氢和降解水污染物的新方法。他表示,有一台设备需要重新调试。

Dawson博士说:“离校时,我们原以为春节假期结束后就能回去。在校园关闭期间,我们气相色谱仪里的氩气没有了,这样色谱柱就会暴露在空气中。”

“我们需要约一周时间重新启用这台仪器,这结果也还不错。”他说,“当时我们获得批准,每周可以回实验室注满其他需要液氮的仪器,所以那些仪器马上就可以使用。”

生物科学系的Boris Tefsen博士表示,他的项目主要研究分歧杆菌细胞外被膜的生物合成,一旦收到了实验所需耗材就能以较快速度重启。

“我们的部分实验需要试剂,但是疫情影响了供应链。一些实验材料在中国就能找到,还有一些要在海外购买,运输可能会花一些时间。”他说。

生物科学系的Ferdinand Kappes博士表示,湿实验室关停造成的影响与研究项目的类型有关。他所在的实验室主要开展与肿瘤生物学相关的表观遗传学研究。

“我们实验所必需的人体细胞需要通过特殊方式进行冷冻、解冻和处理。”他说,“实验本身历时一至两周,还需要进行前期准备,我们要花好几周甚至一个月的时间才能让实验室重回正轨。”

虽然疫情让实验陷入了停滞,但是导师们在实验室外的科研和教学工作却没有停下。

王旻艳博士介绍道,“我的两个博士生一直在工作。我们效率很高,写了一篇科研论文和两篇初稿。”

“没有了让人分心的日常事务,博士生们仔细思考了自己的研究计划。”她说,“我鼓励学生自己多主动,而不是依赖我的指导,之后再通过讨论来完善他们的想法。这让他们更加独立了。”

“我认为,学习进行到一定阶段的博士生都需要这样的锻炼。”王博士补充道。

Dawson博士表示,他指导的博士生花了一些时间回顾之前收集的数据,这么做很有价值。

“这次我们找到了很多数据中的漏洞。这是我们一直想做的事——把所有东西都写下来,逐个分析、查漏补缺。疫情给了我们更长的时间去做这件事。”

导师们表示,一些团队成员拥有了更多阅读、思考和分析的时间。

Tefsen博士说:“我鼓励刚开始读博的学生在这段时间多读书。可以说,这位学生为接下来的研究打下了更牢固的基础,如果没有这段时间的话他可能不会有这么大的进步。”

“校园封闭期间,研究人员有了更多时间去深入阅读很久之前就想读的期刊论文。”Kappes博士补充说。

对于那些实验室仍在关闭状态的国内外其他大学,西浦实验室的导师们强调,在无法见面的时期与学生保持联络非常重要,要通过各种方法为每一个学生提供支持。

“我认真考虑了每一个学生的情况,因为他们都有不同的需求。”Tefsen博士说,“在此期间,我们在Zoom上和学生还有同事们开会的时候,都会在会议一开始花一段时间来问候每个人过得好不好。”

“我觉得这点很重要——人与人之间的彼此关怀。”Kappes博士表示赞同。

他还指出,要正确看待疫情给湿实验室科研工作带来的影响。

“并不只有自己所在学校的研究受到了影响,全世界都是如此,没有一个学者可以置身事外。”

“我们可能因为损失的时间着急烦躁,但这于事无补。我们需要接受事实,毕竟我们都是科研工作者,我们的工作就是和‘事实’打交道。”Kappes博士说。

(记者:Tamara Kaup 翻译:韩香音 编辑:石露芸)

注:“湿实验室”是与“干实验室”相对的科学概念。“干实验室”注重通过计算机模拟和各种仪器进行计算,以归纳出实验材料的物理模型;湿实验室需用到较多的化学试剂,采用分子、细胞、生理学试验等方法进行研究。(据维基百科等综合)


Tagged as: 科技

分享

  •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

  • 姓名

    市场与交流办公室
  • 电子邮件

    news@xjtl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