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力 | 追寻正在消失的历史线索:“重生的”工业遗产

新闻

位于北京市的798艺术区是中国乃至世界知名的文化创意产业聚集地,它作为老工业建筑空间再利用的成功案例之一,不仅帮助工业遗存完成“华丽转身”,也逐渐成为各地方保护和发展工业遗产的主要模式。

但是西交利物浦大学建筑系的董一平博士认为,很多历史信息线索可能会在这种不可逆的改造中消失,也丧失了研究的可能。

“这种‘再利用’对于保护老工业建筑有很大的积极作用,但是这种单一模式的实践也制约了中国工业建筑遗产保护的进一步发展。”

董一平博士解释说,在这些工业建筑遗存中,存在着大量有价值的、与建筑技术史有关的历史信息。但是在空间改造再利用的过程中,首先考虑的是建筑的美学价值或者经济价值,虽然从设计的角度来看这些改造很优秀,但是建筑技术价值却往往被忽略。

“工业建筑的研究要解决的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如何评价一个工业历史建筑的价值。”董博士说,“这个价值不完全是历史或年代价值,更关键的在于其建筑技术价值。”

“只有知道了它的价值、明白了这个建筑物到底哪一部分是重要的,我们才能知道如何保护或者利用不同的工业遗存,如何更好地进行工业遗产保护。”

工业遗产是董博士的重点研究方向之一,她的研究项目《中国近代工业建筑西方溯源及其本土化——以苏沪地区棉纺建筑为例》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科学基金项目的资助。

聚焦纺织建筑 补充国内研究不足

董博士的研究将目光聚焦于纺织建筑这一特定技术门类,目前中国对该门类的深入研究尚未全面展开。

“中国目前对于工业遗产的研究和保护,相对英国、日本等其他国家来说是比较落后的。在亚洲国家中,日本是较早开展相关研究的国家,已有三项工业遗产地列入世界遗产的名录。其中‘富冈丝织厂’就是日本引进西方技术的一个重要实例。”

董博士表示,中国有非常悠久的纺织业传统,但是很可惜很多纺织企业最早期的实例都没有留存下来。因此针对纺织建筑的研究就显得尤为重要,这些研究的补足可以将中国纺织工业建筑的发展纳入到世界近代纺织及工业建筑发展的脉络中。

董博士介绍说,工业技术的发展与建筑设计的革新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随着工业革命和纺织业的出现,技术对空间和建筑提出了新的要求。

“比如机器有水力、蒸汽或者电力等驱动方式,驱动方式不同会影响厂房建筑选址,而且机器的布置或者工人居住地点也会影响空间结构等等,这些历史特点也反映在了建筑的屋架结构和材料选择上。”

(图片说明:大生纱厂平面图)

她选取了上海机器织布局、怡和缫丝厂、上海第十七棉纺厂、苏纶纱厂、大生纱厂等案例进行了实地考察。

董博士在研究中发现,中国近代工业建筑的发展呈现出明显的“舶来”特征与“本土化”过程。

“江南地区纺织业前期受到外商资本的影响,纺织建筑设计也多由西方匠师负责。但由于中国近代铸铁产量较低,又具有发达的木构建筑结构,因此建筑物在发展中跳过了铸铁材料、砖券楼面板的材料及构造阶段,直接从木结构进入钢筋混凝土和钢结构。”

董博士指出,这些工业建筑遗存中展现的结构技术、建构与材料处理之间的关系等才是工业遗产保护工作的核心价值。

“因此在纺织工业遗产的保护实践中,不能随意改变或拆除构成主要平面布局和特色结构的构筑物,应在整体保护的前提下,进行合理的修缮和展示利用。这方面的案例有杭州通益公纱厂、上海第十七棉纺厂等。”

(图片说明:再利用成为商业中心的上海第十七棉纺厂依旧保留了以前的锯齿形屋架结构。)

董博士又补充了另一种再利用方案:“如果建筑遗产现状存留情况较好且条件允许,可以结合空间特征将其改建成博物馆等场所,进行原有工业文化特性的展示利用,这方面的案例有无锡永泰丝厂、南通大生纱厂等。”

(图片说明:南通纺织博物馆中复原的部分大生纱厂车间)

除了保护工业建筑遗存的实际应用需要,董博士对工业建筑的历史研究也是为了学术研究的发展。“在各种类型遗产的评定工作中,我们会对建筑物进行不同价值的评定,而其对于建筑技术史的价值是核心价值之一。所以工业建筑遗产的研究对于新知识体系的构成也有着至关重要的贡献。”

(记者:胡秋辰 编辑:寇博 摄影:林轶民 其它图片来源:董一平博士、Shutterstock)

分享

  •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

  • 姓名

    市场与交流办公室
  • 电子邮件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