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外导师:为学生开一扇通往社会的窗户

新闻

于2009年的西交利物浦大学校外导师项目,至今已走过9个年头。连续9年担任导师的王光明记得,当年一间教室就能坐下所有导师,而今校外导师队伍已超过480人,成员包括各行各业的精英。

“校外导师就像是职业和人生规划的导师。”他说,“除了父母、学校之外,学生的接触面有限。校外导师的最大价值是,为学生开了一扇窗户。”

运用“启发式教育” 引导“年轻的成人”独立思考

周末一大早,原本要去外地出差的崔崤峣博士特地改变行程、来到西交利物浦大学参加校外导师支持工作坊。

“生活都在做减法,但我怎么也不想把西浦减掉。”她说。

崔崤峣博士是中科院苏州生物医学工程技术研究所研究员。她本硕博均在西安交通大学就读,还曾在大学期间辅修过席酉民教授的课;2014年,面对西浦校外导师团队的邀请,她欣然加入。

西浦学生给崔博士留下的最深刻印象是“独立性强”。她说:

“西浦学生跟我们传统高校的学生培养模式不一样;在西浦四大导师系统的综合作用下,学生对于怎样达到学业目标有明确的步骤,很明确知道自己的规划。”

在指导学生的过程中,崔博士采用的是 “欣赏式探询”、“启发式教育”,引导“年轻的成人”独立思考、规划人生:

“不是直接告诉学生怎么做,而是用西浦工作坊学到的 ‘引起反思的启发式教育’,让学生自己有警觉和反思;用‘欣赏式探询’,去鼓励他们、激励他们。”

崔博士曾带过一个学生,他很有想法、也对西浦充满了热爱。有一次,这位学生骑了40公里的自行车,来到崔博士工作的研究所参观,并向导师倾诉自己遇到的困惑。

“我们花了两小时长谈,尽管那天我很忙,但很值得。”崔博士说。

原来,这位学生与室友间因为作息习惯问题产生了冲突,他追问:“老师,我怎么能帮到他,让他认识到影响到别人是不对的?”

“他再有想法,也是个年轻人,很多细节他也有处理问题不成熟的地方。”崔博士说。

于是崔博士采用提问的方式,不停提了很多问题,引导学生思考:也许室友能够接受你的观点,但你的沟通方式是否也存在问题?

博士曾在英国牛津大学从事科研工作多年。有天晚上,她收到这位学生的请求,正在申请研究生的他,希望老师能给他写封推荐信。

让崔博士恼火的是,当时已是晚上10点,而这位学生留给老师的时间不到一天。

第二天一上班,她优先把推荐信写完;两三天后,她才通过微信聊天,引导学生意识到他在处理事情、与人沟通方面存在的问题。

“如果你把着急的原因提前解释给我听,沟通方式就不一样了;以后你在和其他人沟通、需要别人支持的时候,你的沟通方式也会发生改变。”

这位学生后来凭借优异的成绩,进入一所英国顶级名校深造。

“这两个例子多少对他以后的工作和学习会有所启发,同时对我个人带学生、带团队的方式也有很大的影响。”崔博士说。

陪伴学生的人生成长,避免他们走弯路

现任麦德迅医疗总经理的王光明说,自己的人生梦想是“60岁后到一所大学,和学生分享我走过的路”。

“幸运的是,我的梦想提前30年实现了。”

33岁那年,他成为西浦校外导师的一员,一晃已坚持9年。

即使在调往杭州工作的六年间,他也不忘带学生。有一次,浙大从北京邀请了发改委高层来讲课,他特地把这个消息分享给金融英语专业的学生李扬,还安排学生在上课期间住到自己的公司宿舍。

“这堂课对学生的专业有帮助,有助于帮他打开视野。”王老师说。

这位学生后来就读于美国知名商学院,毕业后留在了谷歌工作。

王老师还记得自己的第一届学生小余。当时他与学生的年龄差距不大、更容易打成一片,话题从大学生谈恋爱到择校,几乎无话不谈。

当小余从爱丁堡大学留学回国,暂时找不到合适工作时,王老师不断鼓励他,并用自己的经验举例分析给他听。后来小余选择了创业,运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不断拓展业态。

“自己上大学的时候比较迷惘;如果有有经验的社会人士给年轻人指点,就能避免他们走弯路。”王老师说。

小余结婚那年,王老师还赶去安徽参加了婚礼。

“这是我的第一个学生,我见证了他的人生成长过程。”他说。

以“西浦”为标签,把校外导师、家长和校友连接起来

作为一名校外导师,袁秋瑾还有一个特殊身份——西浦学生家长。

“大一第一学期,孩子有门课没有考好,同宿舍还有同学重修,当时我很震惊。”她说,“和西浦一位老师交流后,我决定加入校外导师这个队伍。”

抱着“纯粹为了孩子”的想法,袁老师成为一名校外导师,与年轻人交流、帮助他们规划学业和职业发展道路、支持他们成长。

袁老师的孩子后来通过“2+2”前往英国利物浦大学就读,今年本科毕业,已收到多个世界排名前列大学的研究生录取通知。

“我见证了一个平凡的孩子走向世界的过程。”她说。

西浦金融数学专业第二届毕业生陈杰夫,目前是上海一家券商子公司的合伙人。他创立了现有人数规模超过3400人的西浦上海校友会;并随着个人工作经验的累积,于今年申请成为西浦校外导师的一员。

“我所理解的西浦‘世界公民’,就是在整个世界范围内构建一个带有‘西浦’标签的圈层,包括学者、学生、校友、家长、校外导师……”他说,“加入校外导师,希望以我个人作为一个案例,把校外导师、家长和校友连接起来。”

在王光明老师看来,校外导师是西浦为学生提供的资源,而怎样获得这些资源、进而让这些资源帮助自己,他送给学生的两个字是:“主动”。

“校外导师是西浦有特色教学的一部分。学校花了这么大的资源做这个项目,也只有西浦这样组织体系的大学才能办得成这样的项目。如果学生不主动去获取,损失的是自己。”他说。

(记者:石露芸 编辑:寇博)

分享

  •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

  • 姓名

    许恬甜
  • 电话

    +86 (0)512 8816 1032
  • 电子邮件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