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读理科的国际学生而言,如果因受疫情影响仍被困在他们本国,不能亲自动手做实验是个大问题。

西交利物浦大学的老师们则尽其所能,利用线上教学工具、积极获取学生反馈、组合线上和线下学生,力求给学生们最好的教学体验。

西浦化学系的Graham Dawson博士说:“虽然教育的很多事现在可以远程线上做,但是应用化学的实践性很强,我们必须想办法满足线上学生这方面的需求。”

图为Dawson博士录制实验过程

打好基础

Dawson博士说,应用化学大二的很多课,在正式进入实验室实操前,有很多前期准备。“即使在疫情前,我们就已经录制过一系列短视频,帮助学生先了解实验室和器材,这样他在动手操作时能更得心应手。”他说。

“2020年隔离期间,我和我的实验助理又录制了我们自己做实验的视频。学生们看了视频就知道哪些实验具体如何操作,他们有空的时候还可以反复看,等他们回到实验室,自己上手做实验时能更加顺畅。”

这些线上教学视频对所有学生开放,推出之后好评如潮。Dawson博士说,他准备再录些这样的视频。

提高参与感

西浦生物科学系的Ferdinand Kappes博士也认为,高质量的实验教学视频不可或缺。他同时提出,策划线上教学视频时,如何让学生有更多的参与感至关重要。

“在录实验视频前,我们会把化学物的标签打印出来,而且要易于辨识,这样学生们在视频里就能看得很清楚。虽然这只是一个小细节,但会让实验过程更清晰易懂。”他解释道。

Dawson博士说,在他的课堂里,提前录好的实验课对上网课的学生帮助更大。他们不能亲身参与线上直播课中的实验过程,而录播课中的实验条理清晰、更易理解。

但录播课的一大缺点是学生无法实时反馈问题,于是Dawson博士专门为上网课的学生安排了小班答疑课。

Kathryn Koh是一名在新加坡的学生,不久前刚上完应用化学大二的课,她非常喜欢Dawson博士这样的安排。她说:“人少的时候,你的问题更有可能得到清楚的解答。我觉得老师在这方面给了我们很大帮助,确保我们学懂所有内容。”


图为Kappes博士在实验室

虚拟学习

Kappes博士和Dawson博士也鼓励学生使用网络工具,比如Labster实验室模拟器和西浦学习超市上的哈佛LabXchange视频。

“像Labster这样的网络工具,趣味十足,能加深理论理解。” Dawson博士说,“这样的工具不仅是针对无法亲自做实验的学生,其实不论线上线下,国内国外,所有学生都可以用。”

Kappes博士认为,尽管很多网络工具对强化理论理解帮助很大,但它们也是一把双刃剑。“对学生而言,这些资源可以让他们的学习更有针对性。但老师们却不能把视频一股脑地丢给学生,否则他会感到不知所措,以为要把所有东西都看一遍。”

Kappes博士说,使用网络工具最好的方式是先让所有学生了解基础知识,然后为想要做深入研究的学生提供额外的学习资源。

与线下学伴合作

尽管没有替代亲自做实验的方法,但Dawson博士的大二课是根据实验报告给分的,而不是做实验本身。

由于上网课的学生没法自己亲自做实验,因此老师把线下学生和线上学生分成一组,上线下课的同学要收集实验数据,并分享给上网课的同学。

Andrew Chung在印度尼西亚上网课,不久前结束了应用化学大二的课。他说:“和我的线下学伴组队的经历太棒了。他不但积极回应,还毫无保留地分享实验数据,我们之间合作非常密切。”

此外,Dawson博士说,上网课的学生可以先提交实验报告初稿,然后我会和他们讨论实验概念。

“刚开始时需要这么做,多做几次后,学生们就知道该怎么做了。读了学生们的实验报告,我发现报告质量和往年比并没有下降,很是鼓舞人心。”


(记者:Patricia Pieterse 翻译:唐可 编辑:张蔚)



  •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

  • 姓名

    市场与交流办公室
  • 电子邮件

    news@xjtl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