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句古语叫“水滴石穿”,告诉人们只要有毅力和韧性,总能克服千难万阻。前路虽难,但锲而不舍,总能行则将至。

Joao Centeio是西浦国际商务专业的一名大三学生。他分享了自己远在挪威奥斯陆的故事:自疫情以来,他如何应对挑战,如何专注于提升自我、而非怨天尤人。

“在中文里,这叫‘努力’”

2019年,放假回家的Centeio怎么也想不到,他的学习生活会和整个教育体系一起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2020年,西浦由纯线下转入线上线下混合教学。而对国际学生来说,时差是最大的阻碍。

疫情初期,Centeio在挪威过着北京时间。“有时候,我得在凌晨两三点参加线上研讨会,我的身体很吃不消。”

除了睡眠不规律,他还要努力在学习和工作间找平衡。

“挪威学生可以向政府申请奖学金,但条件是我们得搬离父母的住处、靠自己,所以我一直都在找工作和住所,希望实现独立。工作与学习,我都需要兼顾。”

“我很怀念社交生活,怀念西浦的弓箭社。不能和朋友们见面、出去玩、吃午餐,这种感觉真的不好受。”

Joao Centeio和他的猫Oreni

虽然困难重重,但Centeio还是在过去一年半时间里保持着满满正能量。

“我想要感谢现代语言中心的杜卡老师。她很理解时差带来的挑战,于是将所有材料都整合成电子版,还为我录制了线上课程,真是帮了大忙,我也十分享受学习中文。”

Centeio还说,疫情让他成为了一个更具责任感、更有毅力和韧性的人。

“在中国的时候,我并不是很擅长时间管理。当时我在学校里上课,时间固定的课表会为我规划好一切。” Centeio说。

“身处不同时区意味着我得把所有任务都安排得井井有条,既要有时间学习,又要有时间做兼职养活自己。这并不简单,但现在的我已经可以像阿诺德·施瓦辛格那样做好时间管理了。”

现在,Centeio已经在学习、工作和生活之间找到了平衡。

“工作能让我从学习中暂时抽身,社交也能缓解我的压力。虽然疫情给社交生活带来很多限制,但我还是成功联系上了在奥斯陆大学的朋友们,也认识了一些从中国来的交换生。我也能去健身房了。”

虽然面临各种挑战,Centeio还是一直保持着积极乐观的心态,并且愈发勤奋。

“在中文里,这叫‘努力’。”他说。

尽管Centeio适应了远程学习及其他挑战,对于自己去中国求学的初心,他依然充满热情。

“我很想念中国的生活,那里的氛围,那里的一切。” Centeio说,“我也很想念我的电动车,想念去学校的路上、驶过崇文路时风吹在脸上的感觉。“

“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回到中国。不过此时此刻,身处世界另一头的我也会努力适应新生活,奋勇前行。”

Joao Centeio(前排右侧)和他的同学们一起写中国新年祝福

“东游记”

Centeio在奥斯陆大学拿到了他的第一个学士学位,当时主修亚洲和中东研究。作为学位项目的一部分,他在日本交换了两年,学习亚洲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

交换项目之后,Centeio下定决心要继续在亚洲深造。“我的下一步必须得迈向中国了,因为那是东亚最大的国家,不容忽视。”

同时,他还决定要攻读另一方向的学士学位,因为他更喜欢广博地探索各类知识,而非深入某个特定领域。

“过去,我从日本视角了解亚洲;现在,我要切换到中国视角了。”

Joao Centeio在日本

在找学位项目时,Centeio了解到了西交利物浦大学及其颁发中英双学位。

“我申请西浦的一大原因是毕业生会被授予两个学位:一个是中国教育部认可的西交利物浦大学学位,另一个是国际认可的英国利物浦大学学位。”他说,“这两个学位能丰富我的简历,提升我的就业竞争力。”

Centeio还表示,苏州的生活方式和地理位置也是他决定来西浦求学的重要因素。

“苏州地处南京和上海之间,完美融合了历史风韵与现代便利。我爱那里的古镇,爱那里的运河、花园和小桥。”

“西浦周边还有其他高校,共同形成了一个很不错的学生社区。点外卖或者和朋友出去玩都不贵,房租也比挪威便宜。”

(记者:韩辛敏 中文编辑:张蔚 图片提供:Joao Centeio)

  • 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

  • 姓名

    市场与交流办公室
  • 电子邮件

    news@xjtlu.edu.cn
关注西交利物浦大学官方微信 X